9 月 7 日起得蛮早,和苗同学一同动身前往北京,叔叔热情地请我吃粉(还加了个鸡蛋),送我们到车站。

路上闲聊了很多话题,大巴抵达机场,然后又完成了人生中的某个第一次——第一次乘坐飞机。

值得纪念的机票
苗用手机拍下的大兴机场

以后会有很多次乘坐飞机的时候吗?我不确定。我这个人尤其爱自由,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遨游,若是遇到合适的人了,一同探索现实世界则变成了相当有趣的事情,进行更多的第一次尝试;若是没这个造化,没准也会带上一只柴四处兜兜转转。

我和苗在海淀黄庄分道扬镳,一个去北大研究生宿舍,一个去清… 清理打扫刚接手的房间。刚抵达大兴机场的时候天空还算晴朗,阳光甚至有些凶猛,等进了小区时天色已经开始暗沉下来,似乎是要下雨了。赶忙把权替我提前晒好的被套枕套从阳台收进屋里,并耐心套上。租房的事情多亏有权打点,所以流程上少了很多麻烦,我也没看过别的房源,毕竟和熟悉的人合租乐趣也多些。

以后生活的社交圈或许就这么稳定而简单,苗、权,还有周末会来访的宸。

我打算去联想桥的物美购置一些生活用品,出门沿着双榆树北路右转到中关村东路,预计走一会儿就到了。

中途要过一个天桥,当我最后一步刚踏上桥面时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很奇异的景色。

跨在公路上的天桥,仿佛也将天空的两边给隔开,左半边是“黑云压城城欲摧”,右半边是“天淡云闲晴昼永”,站在桥面上从我这个角度看,感觉颇为奇妙。脑海里浮现出很多内容:电影《你的名字》“黄昏之时”的时空交错,地球自转公转导致的昼夜交替,新冠疫情期间我的一些主动与被动的抉择… 天桥上只有三个人,有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孩急匆匆地跑过,对面有一个中年大叔依靠着护栏感受凉风,我拿出手机想要记录下这个画面,却在犹豫后放弃了——拍不出我看到的感觉。

所以我不紧不慢地走下天桥,眼前是晴空万里,把密布的乌云甩在身后。

等到出物美的时候,雨已经渐渐地停了,而我未曾被淋湿过。

今天权提前下班(是的 7 点算提前下班),给我接风洗尘,两个人跑到食宝街逛了逛,最后到欧美汇五层的炭火蛙锅就餐。我们打车去的中关村,车是雪佛兰,上车的时候师傅指着自己问我们,这是什么位置,我说“司机啊”(其实应该回答“驾驶座”),司机师傅说他之前都是开出租,今天第一次滴滴当司机。权以为师傅对地形不熟,说开导航吧,这还有个今天刚来北京的呢。

我说师傅我今天刚来这里,师傅感慨:“小伙子,都是缘分呐!”

我和师傅说:“好巧好巧,加油,奥里给!”

饭后我们从中关村打算散步回来,我说要不先去海龙看看——

10 点了有些楼层还是“灯火通明”

刚在微信打完卡,神秘人(暂时保密)给我发微信说他刚从海龙出来。遇见神秘人可能是我未来十年内会觉得最幸运的事情,很多人喜欢记录自己的面试经历,可像我这样的对应试嗤之以鼻的家伙,恐怕不爱做这样的记录,一切最真实的就好,得到的反馈未必全面,但也是最诚恳的。没准各位神仙们会想:眼前这个人为何菜得如此夸张… 我不是什么英雄角色,有很多能力都没发育到让自己满足的状态,却坚信在一个阶段内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位置,知音难觅,伯乐更难求,要足够自信才能够抓住机会。

后来走不动了,我们骑共享单车回去,路上很多车停在马路正中间,因为北京的车太多了,实在是停不下了,我想在北京还有很多的秘密等待着我去探索。凌晨的时候权收到了公司发来的通知,全体员工发放半个月工资作为抗疫期间努力工作的奖励,真是个好消息。权说他遇到了合适的团队,Mentor 也很好,工作得很开心。这也与我的想法契合,进什么样的公司让你有了什么样的背景并不重要,关键是人要对,事要对,对自己的理解要准确,才能更好地把握住幸福。

换好睡衣躺在床上,已经很疲惫了,闭上眼睛睡觉,能看到很多柴在彩虹桥上跑,我就开始数他们:“一只柴,两只柴,三只柴…”

云淡风轻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,时隔十二年,我又来到了北京。

后记:Talk 之后

9 日中午在星巴克点了杯星冰乐,嘬完后上 5 楼等面试。

望着头上的四个摄像头发呆:“为什么要四个呢?他们分别是干啥的?”

面试从 2 点持续到晚上 7 点,有三个感觉:

  • 技术面试官们内功深厚但都很谦虚低调,相比之下我宛如白纸;
  • 技术氛围很浓,但是总感觉团队中缺少了些味道;
  • So they really need me, 我相信自己能在这里发挥不一样的价值。

三面的前辈请大伙到欧美汇吃西北菜(原本是北京烤鸭),感激不尽。

关于未来的计划,其实我经常有变动,与其说不靠谱,我更认为是断舍离。而我又总是把“不忘初心”这样的话挂在嘴边——我的初心是什么呢?这恐怕要不断地修正自己的认知:有一条隐隐约约的脉络是沿着教育方向的,说得再本质些,我的成就感来自于有效地帮助并成就其他人,做化学反应中的催化剂,让一切变得更有效率。不论是简单或深入的交流,亦或者身体力行的实践,追求目的是双赢的:1. 个人如何获得提升;2. 怎么样让整个系统运作得更好,这研究起来是非常有意思的。也即是说,技术上的架构是比较硬核的部分,公司里高手如云;而技术之外的架构也是很关键的,它关乎于人类哲学,需要一些人来多做尝试,最后润物细无声。

好奇心会让我什么都先尝试去了解,结果要承认自己太弱太无知了。快乐的源泉未必是让自己变牛,还可以尝试去让不同领域的牛人们高效地在一起工作,就好像身体里的各种组织和器官必不可少,也需要通过血液循环来让整个系统运作良好。

强者如云,学会示弱,做值得大伙信任的菜包(ChaiBao)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