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正从一种极度谨慎的状态中走出来,尝试重新建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。

也觉得那时接受心理咨询的时候老师们说得对,应该尝试换一个环境。

目前感觉来北京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,总结一下最近的感受。


关于上班这件事,互联网有个明显的迹象,大伙不是在 ByteDance,就是在去 ByteDance 的路上——我合租的屋子里有三户是字节的同学,房补就有 1500 一个月。而我不知哪里来的自信和决断,认为自己在 MEGVII 能发挥更大的价值。虽说适应新环境的能力很强,但由于后天形成的怀疑性格,导致刚开始的时候会有些拘谨,不知道哪些人是可靠的,一直在观察周遭的环境,大概一周左右便慢慢地就放松下来。我可爱的 Buddy 人老忙了,不知道啥时候能给他帮上忙缓解一下压力。同事们之间基本上可以很自然的交流,主要和坐在右边的劲松交流学习,前几天惊讶地发现他是 00 后,转念一想又觉得年龄的大小好像不能代表什么,只能让自己在稍作比较的同时感慨时光过得很快吧。

上班的节奏挺符合我这种慢热的状态,由于第一周某天天气猝不及防地降温,也有可能是那天 Buddy Man 请客蓝蛙时我喝了些酒导致免疫力下降,尴尬地感冒了。这下可不是慢热,而是头脑发热了。同去吃饭的还有市场部门的思彤,旁听下来发现,大家干的活都挺有意义的,基本上任何人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。我想着先把现在的事情干好,优化到极致,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跨组甚至是部门交流,搞搞 Rotation 也不错。Buddy 可能觉得我不爱发言,和想象中不一样,其实只是还没有触发一些必要条件。好喜欢初中的自己啊,对任何人都不设防备。

感冒病假回来后看到工位上多了一件 Core 的衣服,那个时候还不知道 Core 和 R 是啥玩意,心想:哇靠,好感动。公司还给感冒的员工发外套,实在爱了爱了,我要为贵司健康工作五十年!结果国庆假期前出去吃饭的时候,Buddy 一看:哇靠,你怎么穿着我的衣服。周围的铁子们都是“你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”的表情,场面顿时十分尴尬…

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是——我在入职近两周后才想起要申请一个外接屏幕。背后的深层原因却有点悲伤:本科的时候在实验室搬砖,看到研究生们可以有自己的机位、屏幕和服务器,羡慕却无可奈何,后来自己攒钱买了台 U2417H 放在宿舍。久而久之竟成为了思维惯性,待到真正上班的时候反而不知道什么资源是可以被合理申请的了。大屏幕用着确实给劲,毕业的时候我把自己在杭州的那台 U2417H 送给了强宝,祝他研究生生涯顺利。

也是由于节奏调整的原因,国庆并没有计划长期的出游,更多地是和在北京的同学面基。认识了北航几个搞 SC 的博士生,都是科研猛人,好想拉进贵司啊,可对方有更高的追求,对这儿做的东西并不感兴趣。假期期间没有任何工作的想法,宅在家里看完了《虹猫蓝兔七侠传》,剧情真不错真不错真不错。也在北京几个地方吃喝游玩了一下,过去几年独处惯了,如今有人陪着走走看看,感觉也很棒,可能我需要的正是难得的熟悉和信任吧。

本打算想法子争取早日养上柴犬,新来的邻居却为我们带来了惊喜 —— 一只 3 岁的男狸花猫,老胖老胖了,刚来的时候躲在杂货堆里不肯出来,老坏老坏了,怪不得名字叫“坏坏”。等玩熟悉了我要提起他命运的后劲皮,疯狂地蹂躏他的屁屁,看看谁是真正的坏坏。

权之前说 MacOS 就是比 Windows 好用,实际体验了几周下来后,我还是坚信自己的看法:相同的价位比较下(尽可能忽略硬件性能对系统使用体验的影响),Win10 并不比 MacOS 差。如果你只用过 4000-5000 元价位的电脑,就开始吐槽 Win10 各种不好用,我觉得这很不客观。我相当喜欢现在的 Win10 系统,MacOS 反而有很多我用不惯的地方,比如 Finder 的体验比 Explorer 差太多,解压操作各种迷惑。对于懂系统且爱折腾的人来说,Win10 绝对不输 MacOS. 如果 2010 年无脑吹 MacOS 的话,我还是相信的,现在都 2020 年了,没准再过十年要开始吹鸿蒙了。至于编程方面的生态,我为什么不用原生的 Linux 发行版呢?而且现在 WSL 已经很好用了。如果硬要我找出一个非使用 MacOS 不可的理由,那就是 Logic Pro X 了,用起来非常香。

为了统一生态,手机也换成了 SE 2,开始用 Apple Music,最近在听《交换余生》和《飞鸟和蝉》,也开始听一些英文和韩文的歌,但是听不懂歌词,导致了解不了里面的情感,只能欣赏声乐技巧以及编曲相关的地方了。

一场疫情,改变了很多东西,也许这一切都是命运刻意的安排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