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 月 20 日,入职的前一天晚上,我正骑着共享单车寻找图文店复印证件材料,手机忽然振动提示,一个人神神秘秘地加了我 QQ 好友——我都记不起自己已经有多久不用 QQ 和人聊天了。由于我的 QQ 好友联系人添加方式设置为“需要回答出一个与我相关的问题”,所以这人应该是认识我的。拐弯抹角地猜谜语半天,终于知道他是我初中的一个同学。我挺好奇的,为什么曾经不算熟络的初中同学在大学毕业后要再次同我联系,想是有事相求。

他把自己同学录的照片给我看,上面有很多人的 QQ 号,还问我是否能加得上某个女生的好友。实际上那个女生的 QQ 号我留有印象,发现他同学录里记录的最后一位是错误的。我只回答说自己也加不上这个女生的 QQ,但事实并非如此,只是我觉得这错误的 QQ 号并非偶然,可能当年那个女生就不想留下正确的号码给他。

第二天入职的时候,我发了条带有工牌照片的动态作为纪念,他在下面评论:“还挺近的。” 附带着一张蚂蚁金服的工牌,里面看不到人脸和名字。我的第一反应是惊讶,没想到曾经如此在班里如此顽劣的一个同学(我们班当时基本上没人喜欢和他做朋友),也能够改变自己成功进入大厂搬砖。惊讶之余更多地是佩服和好奇:究竟是什么让一个人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?

抱着学习的心态,我点开了他的空间,没想到他的动态竟更让人惊为天人——

  • 感谢阿里,完美世界,蚂蚁金服,腾讯,华住集团,无糖信息,讯飞,bingbon 等厂带来的中秋礼品(配图月饼礼盒)
  • 感谢邀请,上海见!(配图某极客沙龙邀请函)
  • 以及各种各地出行的风景照片…
  • (来自 iPhone 11 Pro Max 暗夜绿,超级会员加各种钻)
我的“大牛”同学在这张图中亦与众不同。

整个动态浏览下来会让人第一感觉:这个 Linso 冷少是安全界的大佬啊!

可是像我这种坏家伙,向来是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别人的,他的动态内容疑点实在太多:

  • 没有任何与实质性的技术有关的内容。我认识的所有极客,虽然有的人冒泡频率极低,但都热衷于在圈子里分享自己最近研究中的好玩的东西,内容往往都很硬核。
  • 动态过于浮夸。同样的道理,我所认识的强者无一例外都是谦虚低调的。
  • 我根本不相信曾经“那样”的一个人,在不遭遇难得经历的情况下,能在将来有所变化,要知道狗改不了吃屎。

我能很敏锐地捕捉到一切不自然的东西,我讨厌虚伪的人卖弄“真实”。

于是我去找一个 CTF 的学长询问安全圈子里是否有 Linso 这号大神级的人物,然后把他的一些动态给学长看了看。学长先是简单地吐槽了一下:“无糖科技的月饼盒子今年不长这样,今年的月饼是星空配色。” 以及在上图的活动合照中某个人是他同事,然而这个人“啥也不会”。然后又说:“DC86021 那个是线上会议,哪里来的合照…” 几句交流下来,我基本肯定了我的判断。看来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,真是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,有趣的奇葩万里挑一呢。

我直接找这位 Linso 同学对质,但是说谎的人往往是无法自圆其说的:

  • 那个蚂蚁金服的工牌是我同学的,我现在在他家里住
  • 我四年没做技术了,你可以翻翻看雪或者微博,都有我 src 的文章
  • 开新 src 一个邀请函,再一个漏洞不就有了吗(原来是打洞的)
  • 我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给内行的人看的(然后甩出一个空间黑名单截图)
  • 我现在不搞技术了,在做金融…

时不时要附上一句 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。” 近乎执迷不悟一般的嘴硬,总觉得可以糊弄过去,这样就有些无聊了。直接删除,没必要浪费再多一秒钟。我觉得这样肤浅的人,竟然有些可怜,而我和他本就不是一个圈子的人,他不断加好友的行为可能只是在找新的炫耀目标,来满足自己的虚荣感罢。

后来我在知乎找到了这位 Linso 16 年的个人简历:

preview
喜欢扯术语和概念,最终容易落得个贻笑大方
也可关注一下他本人的知乎账号

Linso 所有的动态都是盗图的,以前只是听说过这样的人,如今眼见为实还是惊叹。

初二升初三的时候根据学习成绩分过一次班(同学录那个时候记的),自那以后我和冷少已经不在一个班级。我清楚地记得,某次语文测验后,冷少神神秘秘地找到我,说要借我的试卷看一下我记录的笔记,我很爽快地借给他。第二天教我们语文的魏老师找到我(她也是冷少班的班主任),问我为什么要把试卷借给他,原来两个班的测验刚好隔了一天,冷少借我试卷并不是出于学习的目的,单纯是为了作弊。结果是冷少被记过惩罚,我也被口头教育,后来冷少来找我道歉,我看到他尖嘴猴腮毫无诚意,眼珠子咕噜噜转的样子就来气,猛地一脚把他踹得倒退了好几步,此后再无来往,直到一个叫 Linso 的人神神秘秘地加了我的 QQ.

这大概是 Linso 较为成功的 Hack 战绩吧,毕竟他读书时的作弊光荣史确实不少,这也许是他所谓的黑客基因?对一个人的印象容易导致刻板偏见,可我相信人是变化的,只是改变自己很难,要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更难。我曾有那么几秒觉得,或许这个 Linso 真的变了,后来却只想冷笑。纸糊的灯笼一捅就破了,况且虚荣心的确可以毁掉一个人,最可怕的是四年来毫无长进,反而陷入了虚荣心不断被满足的深渊。整这些花里胡哨的真的没有什么用,只不过是在不断地自我欺骗罢了。

以后还会碰到更多的牛鬼蛇神,愿大家保持谨慎。


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我们要争取非功利性地多结交一些良师益友。

  • 国庆当天,我和权去拜访宇矗学长,佳宸学长也在。玩了一会儿桌游后,我们室内海底捞开吃,边吃边聊,彼此分享和交换了许多不同的见解,从工作到生活,几乎都有触及。虽然我们有些事情的看法不同,比如罗永浩,但也能相互理解,后来还看了罗永浩在脱口秀大会的首秀。(但我个人觉得这个节目确实很尬,就和绞尽脑汁写作文的学生一样去准备稿子,可能是我的笑点太高,也可能是我本人就比较冷漠,喜欢“真实”的快乐。)
  • 除了工程部门的 TL,和市场、产品等部门的 TL 交流,也能获益匪浅。
  • 只要愿意真诚地交流,理性地交换意见,你总能把交谈变成奇谈。

写博客的当天晚上,我和权去某个琴行看了看。施坦威和贝希斯坦确实看了让人流口水,和前台咨询的时候,忽然觉得遇到的这些人和事就像一个个形状各异的音符,它们交织铺成生活里的各种乐章,也偶尔有杂音存在,曲子千变万化,究竟能否成为奇弹(神奇的演奏),关键还是看 Performer 的心境和技艺了。